一位供应商的自述:我为什么退出陶瓷行业

2017年,在陶瓷行业经营18年之久的原料供应商江俊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了逐渐退出陶瓷行业、进军新能源行业的决定。

受近几年陶瓷行业大环境发生改变的影响,与江俊有着同样想法的陶瓷行业上游供应商不在少数。

然而在这过程中,能安然脱身者却寥寥无几。剩下的要么苦苦挣扎寻求生存空间,要么极力转型成为不可替代的优质供应商,但更多的中小型供应商注定将在洗牌的过程中被淘汰。

 

 陶企供应商的黄金时代 

2000年左右,中国建陶产业正处于极速扩张期,全国每年新增建陶厂家超过50家,最高峰时一年新增超过130家。江俊看到其中蕴藏的无限商机,来到了佛山,凭借在氧化铝行业积淀的资源和技术优势,成为了陶瓷行业原料供应商,主推高温煅烧氧化铝。

彼时瓷砖产品相对单一,瓷砖生产很少直接使用氧化铝,而在氧化铝用量较大的色釉料行业,也只是使用氢氧化铝。

江俊首先将高温煅烧氧化铝切入色釉料行业,与当时佛山一家知名色釉料企业合作将高温煅烧氧化铝应用色料烧制中,生产出来的钴蓝色色料发色效果更好,稳定性更高,而且成本也更低,因而被开始推广开来。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XRNXribDWhCz0AicbzOQpradia4XqW7akIpShKVeOA9Tm6NpMzyO4dE5xpkkL63OeOQpias5xteFf9LgCXYN4CRIeg/640?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wx_co=1

▲使用高温煅烧氧化铝烧制,取得更佳发色效果的钴蓝色色料。

由于彼时色釉料行业门槛较高,因此利润空间比较大,与供应商的合作信誉度也比较好,基本不存在长时间压款的现象。

到了2011年前后,全抛釉、仿古砖等产品相继被推广开来,这需要大量使用高温煅烧氧化铝。高温煅烧氧化铝由此被大量直接使用于陶瓷生产企业,也正是在2011年,江俊正式成立钰弘化工。

在江俊的印象中,这期间也逐渐出现了备受供应商诟病的“压款时间长”的现象。2008年全球性经济危机爆发,中国建陶业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迷,很多陶瓷企业不得不延长上游供应商货款支付周期。

此后即使经济形势很快得以扭转,但有了这一次经历后,很多陶瓷企业感受到压款带来的经济效益,就一直沿袭了这种做法。

在此后的多年里,中国建陶行业仍呈扩张之势,这也带动一批上游供应商的兴起。在市场供不应求、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整个行业的信誉度还比较好,即使被压款较长时间,上游供应商也无需过分担心回款问题。

普遍来说,陶瓷企业压款时间一般为34个月,色釉料企业压款时间为23个月。由于压款时间与原料价格成正比,所以具体的回款时间与陶瓷企业的经营理念以及供应商的选择有关。

陶瓷产业链条上,也存在主动供陶瓷企业压款的原料供应商,主要是普通的瓷泥、钾钠长石、石英砂等大宗原矿采购的原料商。由于矿山开采受政策掣肘较多,因此厂家尽可能地在有限的时间内多开采,多出货。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XRNXribDWhCz0AicbzOQpradia4XqW7akIpBwjzYhxAbsRM8PVd5LibHt73AS218UkibsKDl7ma38eqRDQq2BXTllwg/640?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wx_co=1

▲在瓷砖产销两旺的发展阶段,即使陶瓷企业付款周期较长,供应商也不至于承担很大的经营风险,这一阶段仍是供应商所经历的黄金时代。

 

陶业生态链已改变

供应商风险不可控

到了2014年,中国建陶产业扩张步伐戛然而止,不仅产能过剩问题日益显现,市场容量也开始逐年萎缩。

“以前是不管资金压的时间多长,都能收回款,但现在很多企业签了合同也不按合同执行。”江俊谈及,即使迫不得已到了最后一步——诉诸法律也无济于事,甚至会两败俱伤,因为很多陶瓷企业资金链断裂后根本无法履行。

今年5月份,江俊经营的钰弘化工已经完全终止了和陶瓷企业的合作,包括合作关系一直十分良好的色釉料行业。

江俊考虑的是,关系再好的色釉料企业也是陶瓷企业的供应商,风险系数也一样增大了,这也势必波及其原料供应商。

然而令江俊退出陶瓷行业的最大的原因并不是近两年来有大批的陶瓷企业被淘汰带来的恶劣影响,而是精装房、整装公司的兴起。

“精装房、互联网家装的兴起对陶瓷行业来说是颠覆性的改变,陶瓷行业的利润发生了转移。”江俊分析道,由于房地产、整装公司拥有很大的议价权,瓷砖的利润变得非常低,以前属于陶瓷企业和经销商的利润转移到了房地产公司上。而且经销商和终端消费者都是现金消费,跟房地产公司合作还存在漫长的回款周期,这又对陶瓷企业的资金链产生了影响。

另外,环保、反倾销、劳动力减少“三座大山”又导致陶瓷企业成本的上升,经营风险增加。陶瓷企业利润率降低,资金链发生改变,这一切的变化都将有很大一部分风险转移到上游供应商上。

“陶瓷企业不赚钱的话,供应商想要在陶瓷厂身上赚很多钱是不可能的。企业利润下滑,可以接受的原材料价格也就越来越低,资金链肯定也会拉地越来越长。”

江俊认为,现在的陶瓷行业,整个产业生态链都发生了改变,不可控风险太多。

以前在选择客户时,供应商一看品牌效应,二看品质效应。有些做个性化产品的小企业利润也比较高,也会是优质客户,但如今大多年轻消费者也不愿意多花时间在装修上,导致个性化品牌也越来越难做。

众多的叠加因素,让江俊感到如今原料供应商在选择陶瓷企业客户时,已经没有了判断客户的依据。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XRNXribDWhCz0AicbzOQpradia4XqW7akIpricglC990icQpdysAXQNtSwBb4iarOZ0XqqDF7NH4mHYh02D6b49VqPzw/640?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wx_co=1

▲陶瓷企业除了承受品牌集中度带来的利润压缩的压力,还要承担环保、反倾销、人工等成本攀升压力,这都直接影响着上游供应商的生存状态。

 

供应商的两难抉择

随着陶瓷企业整体利润率降低,陶瓷企业与供应商之间的链条也开始扁平化。

以前供应商当中很多都是中间商,陶瓷企业通过中间商供货虽然成本稍高,但解决物流难题、保障产品质量、提升服务空间等,还可以压款。

现在陶瓷企业在很多方面都跨过中间商与厂家直接接触,信息透明化的今天,这一步可以走得很快,这就有相当一批中间供应商会被快速淘汰。

在江俊看来,如今陶瓷行业原料供应商集中度也将越来越高,这个整合的过程中,能存活下来的要么具有资源优势,控制一定的优质资源,且具有排他性和独立性;要么具有技术性。

如江俊一般有着退出陶瓷行业想法的原料供应商不在少数,但一些供应商由于某些原因在退出时将面临不同程度的损失。

一些供应商由于市场能力比较差,缺乏技术和资源优势、成本高、品质不是特别突出,就只能选择一些压款时间长的、风险较大的客户。这些非优质供应商在选择退出时,往往意味着存在此前的欠款难以收回的风险。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XRNXribDWhCz0AicbzOQpradia4XqW7akIpQzDCm5beGxPwCVW4ouibSsLcnMmjuYnWPN4oLibENQD5WEJaiccoXZDVA/640?wx_fmt=jpeg&wxfrom=5&wx_lazy=1&wx_co=1

▲供应商在为陶瓷企业供货时,也要考虑承担陶瓷企业倒闭带来的风险。

即使钰弘化工在选择客户的时候做了充分的市场评估,也难以避免合作企业倒闭无法回款的问题。钰弘化工前几年为江西一家辊棒企业提供氧化铝原料,但该企业最后倒闭了,数十万货款根本无从要起。所幸坏账比较小,不至于影响公司的经营。

如今成功从陶瓷行业抽身的江俊,凭借多年来在氧化铝行业积淀的资源和技术储备,快速地切入电子导热材料、高级耐火材料、特种陶瓷、抛光研磨材料、锂电池隔膜等新能源行业。

2018年,受市场低迷的大环境影响,大量陶瓷企业毫无征兆地轰然倒下,更多的陶瓷企业饱受爆仓之苦,受牵连的供应商不仅只有像江俊一样的原料供应商,还包括了设备商、运输服务商等。

“账上盈利6千万,应收账款4千万,你说这是赚了还是亏了”,某陶企设备商自我揶揄道;

云浮一陶企进行资产重组后,拖欠供应商的两亿多货款只能三折现金收款;

清远一陶企因爆仓无力支付供应商货款,被供应商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物流公司也停止运输服务;

……

如同陶瓷生产企业正在经历洗牌过程一般,越来越多陶瓷产业链上的供应商也面临是退是留的艰难抉择。留,不可控因素太多,退,难免受到损失。

对于众多陶瓷行业原料供应商在选择退出,进入其他的行业的时候,江俊建议要进入自己熟悉的行业,要知道这个行业的利润点在哪里,要清楚自己所具备的优势,切不可盲目。

(本文为《陶瓷信息》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 推荐阅读

 11月份高安产区陶企产销两旺 瓷片、外墙、西瓦全年产销率九成以上

 一位供应商的自述:我为什么退出陶瓷行业

 生于06、殁于14、葬于18,湖南华雄破产启示录

 龙头房企三季度拿地金额同比下滑逾五成

 国务院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大幅减少主要大气污染物排放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