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印度“挖金” 印度陶瓷未来产能空间约30亿㎡

▲科达洁能在印度承接的抛光线维修改造项目。

“过去两年,我每去一趟印度都能满载而归:好的时候去一次能够带回800万美元的订单,差的时候也能带回400万美元的订单。2018年,去一趟可能连120万美元的订单都不一定能够接到。”邹为一形象地向《陶瓷信息》记者介绍到近三年印度发展的概况。

邹为一,广东科达洁能股份有限公司海外营销一区总经理,在印度深度耕耘将近十年时间。据其介绍,以新签合同为统计标准,20181~9月印度新上生产线50余条。2018年下半年,基本没有新上线的项目,只有一两条旧线的改造。

另据佛山市德力泰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俊良介绍,以新动工为统计标准,2018年印度约有60条新上生产线,受产品结构调整影响,绝大部分生产线为内墙砖生产线。

吴俊良、邹为一等业内资深人士均分析指出,目前印度陶瓷产能有10余亿平方米,年度人均瓷砖消费量近为1平方米,未来十年依然是印度陶瓷产业发展的黄金期。

那么中国陶瓷设备供应商该如何把握黄金十年呢?

 

2018年新上线数量下滑40%

2018年,印度陶瓷企业抛光砖、抛釉砖类生产线上线热情骤减,而内墙砖生产线基本保持正常的发展趋势。

以新动工为统计标准,吴俊良表示,2018年印度新上生产线约60余条,其中多半是内墙砖生产线。虽然与2017年近百条新上生产线相比,2018年新上生产线数量下滑了40%。而中国陶瓷设备出口印度却迎来更大的下滑,尤其是压机、窑炉等大宗设备,与去年同期相比出口量下滑50~60%

在邹为一看来,虽然2018年中国陶机设备在印度陶瓷市场下滑明显,但其趋势向好。“20162017年,印度陶瓷发展太迅猛,每年新上生产线近百条,2018年虽然下滑约50%,但整体印度陶瓷市场还是向上的。”

邹为一分析指出,以新签合同为统计标准,尽管2018年印度新上生产线50余条,同比下滑40%,但中国陶机设备出口下滑幅度更大,约为60%,原因在于印度陶瓷产品结构的调整。

2018年印度新上生产线绝大多数为内墙砖生产线,一般来说,该类生产线对设备要求相对低一些,当地的窑炉设备供应商、二手的压机、喷墨机等设备也能满足生产需求。

而且,与抛光砖、抛釉砖相比,内墙砖的销售价格更低。因而,陶瓷企业在内墙砖生产线的投入非常有限。这就能解释“为什么2018年有那么多的意大利、中国二手压机等设备流向印度”!

“意大利、中国的二手陶机设备流向印度并不是今年特有的现象。相比较而言,只是内墙砖生产线用得较多,其中有90%的生产线都是使用二手压机。”吴俊良如是说道,受资本的影响,降低生产成本。

同时,邹为一告诉《陶瓷信息》记者,现在一条新建抛釉砖生产线大约需要300万美元的成本,但一条百余米内墙砖生产线的投入仅需100万美元,当地陶瓷企业通常只配一条窑炉,“同一条窑炉12小时素烧,而后12小时釉烧。”

而且,相当一部分内墙砖生产企业并没有设置原料车间,通常购买现成的原料来压制。“少一个原料车间,就少了球磨机、干燥器等设备。”

当前印度陶瓷企业主要生产300×450mm300×600mm的内墙砖,总的来说内墙砖的规格比较小,因此小吨位压机即可满足生产需求,现运行有1300吨、1500吨、1800吨、2100吨等吨位的压机,甚至有些老厂用的还是680吨、980吨的萨克米老机型。

“如果内墙砖生产企业购买的一台已使用七、八年的萨克米压机,再运行十年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那么其生产投资成本就可降得很低。”邹为一分析道。

从近十年的发展来看,抛光砖、抛釉砖与内墙砖是此消彼长的关系。2014年也是内墙砖发展的高峰年份,据吴俊良回忆,当时印度新上了80余条内墙砖生产线,三年后的2018年内墙砖生产线再发展。从2014年到2018年,内墙砖生产线日产能已提高至1万多平方米,窑炉内宽从3.1米发展至3.4米,生产300×600mm规格的内墙砖从一次走9片到一次走10片……

 

30余亿平方米的发展空间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印度陶瓷总产能仅为10余亿平方米,人口为13.54亿,人均瓷砖消费量不足1平方米。而2017中国陶瓷砖产量为101.46亿平米,人口为13.9亿,人均瓷砖消费量为7.3平方米。

现阶段印度房地产正处于起步阶段,而且2017年印度人均GDP刚过万。据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印度人均GDP1852美元(约合人民币11861元),中国人均GDP却已达到人民币59660元。

由此看来,未来印度经济发展、城市建设空间很大。受访者均认为,尽管近几年印度新上生产线的势头很猛,但未来的发展空间依然极大。

“目前印度单线产能偏低,未来会继续扩产能。从规模方面来说,中国制式在印度非常受用。”吴俊良如是说道,当前印度陶瓷产业处于粗放、扩张阶段,仅2015~2017年三年间,就新上了近300条瓷砖生产线。

总的来说,印度陶瓷产业发展的轨迹与中国相类似。据不完全统计,印度上规模的陶瓷厂家有600余家,生产线约为800余条,其中80%以上的厂家与生产线集中在古吉拉特邦莫尔比,产业发展的“爆发性”很突出。

邹为一告诉记者,印度陶瓷产业发展速度快、爆发性强,“从100多米的窑炉到300多米的窑炉,也就是短短的几年时间。100多米的窑炉维持了很长的时间,当时都是萨克米的天下,因为萨克米的优势还是做短窑。”

但是,近几年印度陶瓷单线产能扩张势头猛烈,新上生产线起码是200多米的窑炉,产能都是1万平方米起步。现在,印度抛釉砖单线的产量已经可达1.8~2万平方米。

对于中国陶机设备供应商而言,印度陶瓷生产线80%以上集中在古吉拉特邦莫尔比是好事情,便于其开展业务、服务。

综合目前情况来看,印度陶瓷发展的空间很大,吴俊良说,“印度容纳2000条生产线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以50亿平方米作为印度陶瓷需求的封顶线,目前至少还有30余亿平方米的产能空间。

10余亿平方米到50亿平方米需要多少的时间呢?就此,邹为一坦言,这很难预计。前期基数低、发展相对缓慢,中间还可能出现一个平稳期、甚至下跌期,这会拉长发展的年限。“但是我们一直都说,印度陶瓷市场再做十年是没有问题的!”

 

与中国的竞合关系

印度陶瓷产品发展的趋势跟中国差不多,以抛光砖为例,刚开始当属渗花最多,后来则演变成微粉,再到现在就是以抛釉类居多。而瓷砖规格,也是从600×600mm800×800mm等常规产品到现在的陶瓷大板。

据邹为一介绍,7800吨的压机成为主流,其可以兼顾800×800mm、800×1200mm800×1600mm
900×1800mm等规格瓷砖的生产。

很多业内人士认为,欧洲很多创新的技术、设备都对中国“保密”,因而中国错失了很多发展的机遇,其中以陶瓷大板为代表。2016年,印度就开始上大板生产线,多数是西斯特姆、萨克米的生产线。据不完全统计,印度当前有17条大板生产线。但中国能生产1800×3600mm规格的生产线仅有3条,均在2017年才正式投产。

相比之下,印度大板生产线设备新、生产成本低,产品价格优势明显。此前,《陶瓷信息》就曾在《大板的“世界大战”》一文里报道过,以1200 ×2400mm规格的产品为例,印度厂家的售价约为20美元,600 ×1200mm规格的产品价格更低,仅为5~7美元,总的来说,印度陶瓷价格优势十分明显。

一方面,2017年印度人均GDP刚过万,自身消化能力有限,于是其对外出口,不仅2018年到中国参加陶瓷展,而且还通过多种途径寻求中国的客户。

另一方面,中国陶瓷企业、经销商为满足当前终端的消费需求,部分企业、经销商也迫于推广、销售陶瓷大板。但中国生产陶瓷大板的综合成本较高,所以很多企业、经销商也倾向于从印度进口陶瓷大板。

印度陶瓷产业的飞快发展,虽然给中国陶机设备的发展释放了利好的消息,但另一方面却打击了中国陶瓷砖的出口。今天的印度陶瓷产业就如20年前的陶瓷产业,生产要素成本低,因此其价格也低。为了更好地生存,印度陶瓷企业也会对外输出价格低廉的产品。

2018年,印度陶瓷砖要火起来了!”一位美国贸易商感慨道,印度陶瓷产品的价格比中国同类产品低20~30%。据悉,目前美国一些贸易商、进口商也愿意接受来自印度的陶瓷产品。

另据《世界陶瓷评论》报道称,2017年印度瓷砖产量9.55亿平方米增加到10.8亿平方米,同比增长13%,而国内消费下降至7.6亿平方米,下降了3%

在出口量方面,印度瓷砖继续快速增长,从1.86亿平方米增加到2.276亿平方米,增长了22.6%。在出口额方面,2017年印度瓷砖出口总额为7.28亿欧元,相当于平均售价为3.2欧元/平方米,是所有出口国中平均售价最低的。

其中,沙特阿拉伯是印度最大的出口市场,占其总出口的25%。其次是伊拉克,其从印度进口1800万平方米,增长64%;墨西哥从印度进口1630万平方米,增长122%;印度瓷砖出口的其他主要市场包括阿联酋、阿曼、科威特与尼泊尔,同比增幅在20%~30%之间,达到1000万平方米与1500万平方米之间。

亚洲吸收了印度72%的瓷砖出口,约为1.63亿平方米,同比增长18%;非洲吸引了印度12%的瓷砖出口,约为2660万平方米,同比增长10%;北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吸收了印度7.7%的瓷砖出口,其中墨西哥消化了绝大部分;欧洲消化5.5%,约为1200万平方米,同比增长39.5%;南美消化3%,约为700万平方米,同比增长28.6%

总的来说,印度陶瓷产业的兴起,对中国陶瓷砖出口造了一定的影响。“因为之前渗花砖等传统产品的出口量极大,现在一下子就被印度等国家的企业拿走了。”有业内人士如是告诉记者。

 

低迷或蔓延至2019上半年

2017年相比,2018年新上生产线数量下滑了40%。据吴俊良预测,这种低迷的发展势头将蔓延至2019年上半年,有可能到2019年下半年才会缓解。

邹为一表示,从客户决定投资到动工有一定的周期,最起码先购地、考虑生产什么产品,再找几家设备供应企业做方案、询价。“如果有十个询价,那么就有可能有十个项目。但目前询价的客户非常少。”

因此在邹为一看来,2019年上半年印度的市场表现也不是很理想。他感觉,起码要到明年5月印度大选以后,市场前景才会比较明朗。但不论如何,印度陶瓷发展整体向好。“除了中国市场以外,中国设备唯一能干过萨克米的市场就是印度。”

因为这些年,包括科达洁能、恒力泰、德力泰、摩德娜等在内的企业在印度长期耕耘,让印度接受了中国模式,逐步也能接受中国的制造,包括压机、窑炉、釉线等设备。当前,欧洲设备在印度市场还能占主导位置的是:喷墨机、墨水与釉料等。

与此同时,中国设备制造水平突飞猛进。以压机为例,2012~2013年科达洁能、恒力泰输出印度常规的机型是5000吨的,而后为了提升竞争力统一为5200吨。

“当时萨克米主攻的是5211机型,号称生产600×600mm800×800mm规格的抛光砖、抛釉砖每分钟可以压制11次,但后来我们的设备在同样的生产条件下也能压制11/分钟,但我们最大的优势性价比高,因此我们能干过萨克米。”

那么未来十年的发展黄金期,中国陶机设备该如何布局呢?

一方面,中国陶机设备供应商需要不断创新产品;另一方面,要结合印度当地陶瓷产业发展的特点,提供针对性的产品。邹为一以自动化包装线为例,科达洁能等中国陶机设备商很早就已经研发成功了,但是当时国内劳动力充足、成本低,自动化打包线发展的空间就很小。

但伴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上涨,自动化打包线的需求就集中爆发,现已成为企业标配的产品。在印度市场情况也是如此,“但凡能用劳动力解决的,印度陶瓷企业还是倾向用劳动力解决。”

但未来印度也可能走上中国的发展道路,也会逐步对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产生需求。

因此,中国陶机设备供应商推广销售产品还得结合印度当地陶瓷发展的层次与特点。“一旦其刚好有此需求,你再去推是很轻松的一件事情。”

(《陶瓷信息》第975期05版)
 推荐阅读

 去印度“挖金” 印度陶瓷未来产能空间约30亿㎡

 出口增量时代结束,陶瓷企业如何破局

 国际视野下的全球大板产销格局

 意大利145家陶企2017年营收55.5亿欧元,同比增长2.4%

 世界瓷砖制造26强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