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永图:中美贸易谈判有望在重大问题上达成协议

1223日举办的第三届“一带一路”泛家居产业发展与国际合作论坛、第八届(2018)全国陶瓷人大会暨首届中国陶瓷品牌节上,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原博鳌亚洲论坛理事、秘书长,全球CEO发展大会联合主席龙永图作《“一带一路”与中美贸易战下,中国制造业的变革与突破》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尊敬的企业家,朋友们,同志们,非常高兴能够参加本届陶瓷人大会。过去多年来,我一直是中国制造业最坚定的支持者,因此我深刻感受到,如果没有中国的制造业,就没有中国今天的发展。所以,首先我从内心向坚守在中国制造业实体经济第一线的各位企业家表示最大的尊重和敬意。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最近有媒体发表了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总结:中国人在这40年当中做了三件大事,第一是实现了7亿人口的脱贫,第二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工厂,第三建立了世界上最好的基础设施。陶瓷产业,就是我们所打造的世界最大、最优秀的世界工厂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对整个中国城镇化进程和基础设施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

今天(1223日),我主要讲中美经济摩擦的问题,现在陶瓷行业整体下行压力很大,再加上进口政策及环保政策的调整,陶瓷行业面临巨大的压力,在整个国际形势方面,也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

 

中美贸易摩擦最新进展:

谈判步入正确轨道,前景乐观

中美贸易摩擦从今年3月份开始,一直非常困难。特别由于美国在这场贸易摩擦中做出了前所未有的“任性”和“多变”的行动,使得几个月来中美贸易摩擦出现混战的局面。

在这样的情况下,今年121日,习近平主席在阿根廷20国峰会上和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了一场重要的会谈,这场会谈在国内外的评价都十分成功,我认为最大的成功是这次会谈扭转了中美贸易摩擦几个月来充满“任性”和“多变”的乱局,使得整个中美贸易摩擦回到了正常的国际贸易谈判轨道,这一点十分重要。

第二,这次中美贸易摩擦期间,美国鹰派或美国副总统以及许多美国政治家对中国政治、社会和经济体制进行了全面的攻击,甚至把这样的问题带入到中美贸易谈判中,美国鹰派的目的得逞。在整个中美贸易谈判中,中国不断受到政治因素的干扰,谈判的前提十分被动。

但本次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在阿根廷会谈,排除了这些政治上的干扰,现在决定在今后三个月中,将本次贸易谈判的内容集中到几个最重要的贸易领域,包括处理中美贸易不平衡的问题、处理所谓强制性技术转让的问题、处理保护知识产权的问题、农产品和服务业的开放问题等。

由于这次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在阿根廷的会谈排除了非贸易领域中的这些因素,使得这次贸易谈判开始集中在真正贸易领域,让这次贸易谈判步入非政治化的正确轨道。应该说,这次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的会见,让中美贸易谈判出现了一个比较乐观的前景,同时也让处在动荡中的中美关系及中国经济不确定的状态稳定下来,所以目前整个形势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在发展。

 

中美贸易谈判前景判断:

在重大出问题上可能达成协议

在整个经济形势下行和不确定因素出现的情况下,中美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要提振信心,信心对整个中国经济来说是最重要的问题,为此,第二个问题讲一下对于今后三个月中美贸易谈判前景的判断。

中美能不能达成协议?达成协议的概率有多大?是大家都十分关心的问题。以我过去多年的谈判经验判断,今后三个月中美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是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也就是说我有一定信心判断中美在三个月后能够达成协议,这个协议可能是部分问题的协议,也可能是全面协议,但是在一些重大的问题上达成协议是完全可能的。

这么判断主要有三个原因。首先是解决中美贸易不平衡的问题,美国说中国有3000多亿美元贸易逆差,现在要解决贸易逆差的问题,办法就是中国要从美国加大进口量。

现在中国已经有巨大的市场力量,手上也有外汇,从美国大量进口能源、农产品和其它产品的能力是足够的,所以我认为解决中美贸易不平衡的问题是完全可能的,也符合中国贸易政策调整的方向。

过去几十年,中国的贸易政策主要围绕出口进行,出口创汇是整个中国贸易的核心。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制造业更加深层次参与到全球产业链当中,需要从国外进口很多原材料、零部件等生产技术含量较高的产品,所以不管从进口高档消费品,还是进口国外零部件、原材料的基础来看,中国调整外贸政策势在必行。

在这种情况下,加大从美国的进口量,不是对美国让步,而是中国调整外贸政策的需要,也是中国成为贸易强国的需要。为什么美国在世贸组织中处于强势地位,就是因为美国是全球最大的进口国,拥有一定的话语权。中国虽然现在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但并不是贸易强国,原因就是我们并不是全球最大的进口国。

中国2017年的进口额是1.8万亿美元,美国是2.3万亿美元,中国和美国大概还有3000多亿元的差距,经过今后几年的努力,如果中国在进口上可以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进口国,就可以成为真正的贸易强国。从实现中国贸易强国的地位来讲,中国增加进口,特别是通过增加进口解决和美国贸易逆差的问题,完全符合中国改革开放和成为贸易强国大的方向。

所以在解决贸易不平衡的问题上,关键就是要解决老百姓包括很多企业的理念。过去我们认为只有出口才光荣,是为国家做贡献,而进口是“败家子”。毋庸置疑,进口对中国越来越重要,为了让中国成为经济大国、技术大国和贸易强国,必须增加进口,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主席在今年博鳌亚洲论坛中提出四条扩大开放措施,其中一条就是积极增加进口,这也是为什么中国10月在上海举办进口博览会,接下来还将继续举行。从这些角度来看通过增加进口解决和美国贸易不平衡的问题完全可能,也符合改革开放方向。

第二就是解决所谓强制性技术转让的问题,强制性技术转让,是美国指责中国通过合资的办法特别是在某些重要领域比如汽车、人寿保险、基础电信等不需要外方控制的问题,强制外国人转让技术。

从过去来看,中国开始吸引外资的时候,没有资金、技术,只有廉价劳动力及土地。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我们在吸引外资方面已经不再需要采取合资的办法,外国人到中国可以独资,也可以合资,可以控股,也可以不控股。

所以今年3月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提出4条对外开放新措施,就是要调整中国吸引外资的政策,如果中国调整了关于吸引外资方面合资的政策,特别是强制性不允许国外控股的政策,美国指责中国强制性技术转让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博鳌论坛在今年3月召开,美国挑起贸易战是在3月底4月初,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主动调整外资政策,完全可以解决美国提出的关于强制性技术转让的问题。

第三是保护知识产权的问题。根据统计,2017年,中国知识产权法定受理案件237000件,是日本的25倍,侵权案件很多。从另外一方面中国已经制定了较为完整的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手段,也设立了审理各级知识产权的法庭,所以中国现在要建立一个创新型国家,也需要解决保护知识产权的问题。

中国现在保护知识产权并不是为了保护国外的知识产权,而是保护中国自己的知识产权,也许在美国这样强大的压力之下,能够加快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步伐,对中国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是有利的。

 

美国不可能在贸易领域内全面围堵中国

为什么我对今后几个月的谈判持乐观态度,第一是因为这次谈判的几个内容是我们都能够接受的,也符合改革开放的方向,如果这次美国提出让中国的资本市场全部开放,放弃对人民币汇率的控制,那谈判取得成功的可能性很小。甚至如果提出关于一定要解决国有企业经营补贴和贷款等诸多问题,相信我们也会比较困难。但是美国这次排除了中国人不可能让步的内容,集中讨论以上三方面内容,所以今后几个月达成谈判的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

第二是任何一场贸易战和贸易谈判,对方必须要赢得很多国家特别是全球贸易大国的支持,在这次贸易谈判中,美国要想赢得一些主要贸易大国的支持,如欧盟、日本、韩国、加拿大等,是不可能的。

欧盟和美国包括日本和美国在贸易领域中矛盾重重,可以说美国此次贸易谈判不可能赢得其它国家的统一支持,也就是说不可能形成对中国统一战线。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美国不可能赢得其它贸易国和中国对抗。

更重要的是,现在第三世界国家,包括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国际贸易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他们在国际贸易中的利益和我们是共同的,所以发展中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全面支持美国在贸易谈判中统一战线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这一点非常关键。

在这次的贸易谈判中,中国的贸易实力和中国的市场力量已经决定了中国在贸易谈判中不会轻易失败。而且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在这次制裁中国问题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武器就是关税,因为特朗普对贸易政策的理解还停留在二三十年前,在二三十年前关税是一个国家贸易政策最重要的手段,所以当年的世界贸易组织叫做关税贸易组织协定。在中国参加世界贸易组织谈判的时候,全球关税水平大概是44%,彼时关税水平较高,后来世界贸易组织经过几十年的谈判,将全球平均关税水平从44%降到6%,这就说明关税在国际贸易政策领域中的作用越来越大。

关税原来两个最重要的作用由于经济全球化已经弱化了,也就是说当时关税的第一重要作用是为这个国家增加财政税收,当时我们谈判时反对比较厉害的降低关税的部门是海关总署,怕降低关税减少其收入,但事实证明,由于我们降低了关税,进口量大幅增加,税基大幅度扩大,海关总署也被说服。

2011年中国海关的收入包括增值税是2500亿人民币,2017年是19000亿人民币,海关并没有因为中国入市把整体关税税率下降而减少财政税收,更重要的是,过去海关关税第二个目的是保护国内产业,比如增加进口瓷砖的关税可以保护国内陶瓷产业。

但现在已经不是这样,特别是高技术产品产业,如汽车产业,很多零部件及原材料都是从国外进口,如果要增加汽车零部件及原材料的关税,就会使得国内汽车生产成本大幅提高,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增加汽车关税后,美国国内通用汽车工厂关掉了7家,裁掉18000人,所以特朗普选错了一个打击中国的手段。

今后美国继续要对中国出口产品增加关税,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被美国牵着走,美国增加中国的出口关税,中国反而降低进口美国产品关税,这样美国就十分被动,我们找到了对付美国增加关税的办法,即便谈判出现了大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和美国人一起干,只有这样,中国在谈判过程中会处在主动地位。

特朗普也意识到这一点,再加上美国经济不像前几年好,特别是美国股市最近一直暴跌,特朗普受到的压力很大,在这种情况下,接下来三个月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我们要做好两手准备,万一达不成协议,美国对中国所有出口产品征收高关税也没什么了不起,在当今全球化形势下,哪个国家增设高关税,哪个国家就伤害本国消费者利益,使本国的制造业陷入一个不能在全球配置资源的地位,大大削弱制造业的竞争水平,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处于一个比较主动的地位。

综上所述,对于今后三个月谈判前景我比较乐观,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是谈判内容,我们有很大的回旋余地,而且做出的让步也符合改革开放的方向;第二在全球化形势下,美国不可能形成在贸易领域内全面围堵中国;第三特朗普选错了一个制裁中国的手段——关税。从这三个原因来看,我对今后三个月中美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是乐观的,从最坏的角度看,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

 

企业要实现技术、品质创新,提升品牌价值

中美贸易摩擦对我们最大的挑战,有两个。第一个挑战是是否会因为这次中美贸易摩擦破坏整个中美关系大的格局,这是考验我们的政治智慧,也是考验整个外交政策的一件大事,历届中央特别是习近平主席在这个问题上是非常清晰的,在这里我分享一段习近平主席关于中美关系的讲话:“中美两国是世界上最重要两个国家,两个国家的经济总量占世界的三分之一,人口占十分之一,贸易量占五分之一,中美两个国家的利益深度交融,合则两利,斗则即败。”

中美两国如果能够合作就可以办成有利于两国和世界许多的事情,中美对抗对两国和世界肯定是灾难的。中美两国要是斗起来,对于两国甚至全世界来讲都是灾难,所以现在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在这次贸易摩擦后维护好两国关系,现在中美关系趋势发生了重大变化,最大的变化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迅速成为全球第二大国,2001年中国入世的时候,还排在意大利之后,入世之后在2001-2010年迅速超过了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国。所以今后中国整个对外政策也好,对外关系也好,关键是看能否处理好和“老大”美国的关系。

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国为什么会引起全球瞩目,很多人都觉得是否中国过去的环境比较糟糕,受到各方的冲击较大?实际上,这是中国作为“老二”应该付出的代价。

一方面,中国发展速度很快,全世界许多国家都需要消化中国成为“老二”,现在很多人并不适应中国迅速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局面,觉得中国“一夜暴富”,全世界确实需要时间消化中国迅速崛起这样的事实,所以这段时间我们要有耐心忍受全世界对我们的质疑。

 

和美国的关系怎么处理,另一方面我们要尊重美国是全球第一大国的地位,在今年博鳌亚洲论坛上,习近平主席发表了一段重要讲话:“无论中国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都不会颠覆现在的国际秩序,都不会谋求坚定自己的势力范围,颠覆现第二次世界大战建立起来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秩序。”

习近平主席明确不颠覆现在的国际秩序,也就是说我们已经明确表态,不挑战美国“老大”的地位。但是美国同时也要尊重中国,不能欺人太甚。中国的GDP总量是13万亿,美国是14万亿多,两者差距不大,中国13亿市场十分庞大,这也是保证我们不受“欺负”的最重要的杀手锏。

另外,美国当年入市的时候就要我们开放资本市场,就是要实行人民币全面自由兑换,当时中央提出这一条坚决不能实行,死守底线,中国坚定实行资本市场不开放,人民币汇率不开放,让美国不可能从根本上扰乱中国的经济秩序,再加上中国现在的体制,所以总的来讲,中国和美国是能够搞好关系的,因为第一我们已经正式宣布不挑战美国“老大”的地位,第二中国也有一定的实力让美国能够对我们给予必要的尊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要认真的以一种较高的政治智慧来处理好中美关系,就不会因为这次中美贸易摩擦动摇中美关系大格局。

所以,希望大家都了解这一点,中美贸易摩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因为我们的处理不当,而动摇了整个中美关系大的格局。中美关系真正出现全面对抗的局面,整个对外环境就会很糟糕,不仅是美国的问题,还要逼迫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选边站,整个全球局势会大乱。所以,我们的第一个重大挑战就是不能因为这次中美贸易摩擦,动摇整个中美关系的基本格局,这个基本格局就是习近平主席指出的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如此,国际大环境就不会有问题,整个对外开放的环境就不会有大问题,整个外汇条件依然存在,这一条非常重要。

第二个大的挑战,是中美贸易摩擦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怎么应对,从国家层面上,以不变应万变,大家可以看到,这次中美贸易摩擦并不是以贸易保护主义应对贸易保护主义,我们是以更加开放的措施来应对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第一条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来应对不确定性,第二条我们认定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不变,以这一条来应对美国的单边主义,第三条我们认定中国的基本国情,基本发展阶段没有变化,仍然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从国家层面来讲,对于整个不确定性,中国只要以不变应万变的政策就不怕,我们认定经济全球化大趋势不会变,认定改革开放大政策不会变,认定中国基本国情不会变,对这些重大的问题,全国全党都有共识,就不怕任何不确定性。

从企业的层面来讲,我们要做好自己的事情,首先一定要在技术、品质方面进行创新,如陶瓷行业智能制造的问题应该摆在优先地位,对于新的技术、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各行各业都要采取欢迎拥抱的态度,使得各行各业能够在推动技术发展这样一个基础上得到发展。

现在全球经济学家已经形成一个共识,凡是人口多的国家经济体,这个国家经济发展就快,因为互联网最大的优势就是连接,人少连接不起来,形成不了力量,人多连接起来就能够形成力量,形成市场,甚至形成极大的市场规模。

中国13亿人口在互联网时代是我们最大的优势,所以我们现在对全球经济发展的看法是乐观的,这是因为我们在互联网时代是一个大国,印度尼西亚、越南等凡是人口多的国家发展就快,人口少的国家如新西兰、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发展就很困难。所以在当前的形势下,企业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要主动拥抱新的技术,实现技术创新,这一点至关重要。

除此之外,第二条是中国的企业在这样一个发展过程中,一定要抓住另外一个关键点——质量。质量的问题是行业竞争能力的问题,是中国转型最重要的问题,落到最后也是品牌的问题。众所周知,德国产业知名品牌有2300多个,德国出口产品30%是不可替代的,一个国家的出口竞争能力很大程度上是看这个国家的品牌,第二是看该国家的出口产品有多大的比例是不可替代的,在这个问题上,中国要进一步提高自身的品牌价值,进一步提高出口产品不设限、不可替代性,中国在全球进口格局当中就会处在非常主动的地位,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条,在全球竞争非常激烈的情况下,一定要更加增强规则的意识,更加增强全球遵守国际规则的意识,只有遵守国际规则,采用国际标准,才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经邀请我当华为的执行主席,我们之间有一个争论,任正非说我们一定要遵守国际上的规则,把美国内法当成国际法。我认为这个观点不太准确,美国的国内法怎么能够成为国际法呢?美国人全球影响之大,特别是其法律、金融在全球的影响力超越了美国的国界,如果我们不把美国的国内法当成国际法,即便华为不在美国运营,我们在世界上会遇到麻烦的,像任正非这样的中国企业家,这样强烈的意识应该深入到每个企业家当中去,我们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存在侥幸的心理,一定要严格、老实地遵守国际法,遵守国际规则,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全球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今天(1223日),我就利用本次会议的机会,讲一讲对于当前中美贸易摩擦面临的形势,当前中美贸易谈判的前景基本是乐观的,不管从谈判的内容还是从全球贸易领域威望来看,还是从特朗普此次贸易战所使用的武器来看,我们都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第二是我们在中美贸易摩擦中必须面临的两个挑战,第一是做出最大的努力使这次中美贸易摩擦不要影响中美贸易的全局,第二要通过这次贸易摩擦克服应对当前形势的不确定性,一句话就是“以不变应万变”,用企业的创新能力以及追求质量和品牌的能力,用企业遵守国际规则的能力应对全球局势的不确定性,这样我们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在陶瓷人大会上发表这样的观点,有不对之处请给予指正。总的来讲,希望大家在当前比较困难,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国际形势比较复杂的情况下,进一步提振信心。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陶瓷人最困难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现在这些苦难对我们而言不算什么。

在新年即将到来的时候,真诚地祝福各位陶瓷人,以及各行各业的同志健康、幸福、开心、安全,只要能够做到这几条,相信企业遇到的困难都可以渡过,最后祝福大家新年好,谢谢大家!(冯若茜 整理)


 推荐阅读

 夹江西部瓷都陶瓷协会召开2018年年会

 山东熔块熔化费低至320元/吨 吸引采购商陆续回流

 百家陶企成“老赖”,失信资金8.1亿

 2018年度建陶行业十大关键词

 任泽平、何新明等十位大咖倾情加盟,首届中国陶瓷财经峰会论道建陶下半场